如此良辰美景又与何人述说

This is a lofter for Sugar Benny。
$:-D)))

 

【Patrick Melrose 渣翻】

选段一、
(前情简介:5岁的Patrick在被父亲David rape之后,帮妈妈去厨房放酒杯。当他拿着酒杯下楼时,却听见了父亲的脚步声从楼下传来……)

他知道自己站在楼梯顶端是不会被发现的。他企图不去注意他父亲David的一举一动,可当他听见那脚步声突然顿下来时,他依然像只惊弓之鸟。直到David进房间很久之后,Patrick才敢确认自己已经安全了。

当他放松自己捏紧高脚杯的拳头,杯子的底座和一部分杯壁从他手中滑落,碎落在他脚下的台阶上,Patrick没有弄明白杯子怎么就碎了。他摆弄自己手中剩下的杯子残骸,发现一小块碎片插在自己的手掌心。直到看到血流下来,他才明白发生了什么,他想着:这一定会很痛吧。这才开始察觉到一阵尖锐的刺痛。

他害怕自己因为打碎了玻璃杯而受罚,玻璃杯明明是在他手里碎掉的,可没有人会相信的,他们会一口咬定是他闯了祸。他小心翼翼地从碎玻璃渣中迈过,下到更低一些的台阶,但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手里半残的酒杯,所以他又往回爬了三个台阶,并决定跳下去。

他用尽全力地往前跳,却在着地时摔了个大马哈,杯子就从他手里飞了出去,在墙上砸了个粉碎。他四仰八叉躺在地上,被吓懵了。

选段二、
(前情简介:成年后的Patrick在去接父亲的尸体的路上,此刻他是酒鬼,是吸毒者,是精神分裂患者。)

已经五月末了,很热。他真的应该脱掉大衣,可这大衣是他的铠甲,帮他抵御至今依然不时在他肌肤之下划过的厚玻璃渣,更别提那些沿途一个个商店橱窗,它们像慢镜头一样爆炸。他的骨骼像呼啸的地铁一样轰鸣,他的心跳像粗砺的砂石在他沙漏般的身体里磨过。

不,他不会脱下自己的大衣。你会让一只龙虾褪去自己的壳吗?

  17 4
评论(4)
热度(17)

© 如此良辰美景又与何人述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