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此良辰美景又与何人述说

我是朦朦
主页全是缺光闪闪的男神
爱跑题写随笔
~欢迎找我玩~乐意聊别的~
~为自己长期精神污染向你萌致歉~ This is a lofter for Sugar Benny。
$:-D)))

 

住在我心里
孤独的
孤独的海怪
痛苦之王
开始厌倦
深海的光
停滞的海浪 ——《秦皇岛》

以前看着男主角整整一年时间都困在2月2日,他贱招用尽的挣扎真的好笑死了,但现在,想想自己一困好几年,也不是眨眼功夫就过了,简直笑不出来。好的喜剧片到最后总是戳心。活在当下,说得简单,可这意味着要面对自己。这事儿吧,实在是痛苦极了。

就拿身边朋友和我自己来说,我们几乎全爱万能青年,都数不清多少次大合唱了。也曾坐着家里男神经病的摩托一路从三环嚎着“大梦一场的董二千先生”进市区。男神经病说,仿佛这个世界只剩下我们俩,真好。我说,别瞎逼逼我接不下去。他说,哈哈哈。
听说董亚千第一次拿到姬老师写的《十万嬉皮》是不愿意唱的,似乎是因为里面的董二千先生太写实了,让他不舒服。所以说啊,就像万青的歌词,只唱情歌不见坦克。大合唱爽了就好,千万别多想,没事儿瞎用起兴手法,只衬得现实凋敝。尽管都是歌迷,但我们总是大声唱着唱着,便把那些捅刀的歌词抛在脑后,因为董二千先生的问题也是我们很多人的问题。问题还很特么具体,让人不想正视。往日延续至今的怯弱恐惧,导致现在的我,被《土拨鼠之日》的故事折磨,以至于无法坚持看完这么一部喜剧。






最后还是谢谢他唱了,终于让咱们一起不舒服了。

  9
评论
热度(9)

© 如此良辰美景又与何人述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