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此良辰美景又与何人述说

This is a lofter for Sugar Benny。
$:-D)))

 

《影子》

我和馨馨带来了第二个故事。

有點兒意思fun:



        你静静等着,闹钟响了,凌晨四点整。你在黑暗中坐起身,打开了灯。衣服已提前放在枕边,白色的蕾丝内衣裤,黑色的短裙,黑色的丝带,你悉悉索索地穿着。我原本扁平的身子,加上文胸的衬垫和裙褶,有了曲线。你在穿衣镜前久久端详着自己,我被灯光拉得长长的,陪着你轻转裙摆。

        你什么也不打算带走,身份证、存折、银行卡、水卡、电卡、气卡、手机,都整整齐齐码好,放在了桌上。你在一张纸上写下娟秀的字,关上灯,我们一起出了门。




       这是我们从小居住的屋子,离铁道不远,方便父亲上班。很多年前,在火车轰隆而过的夜里,你常常陪着母亲卧在一起。她的脸颊总带着病态的红晕,她的影子干巴巴的。但她会讲很多故事,灰姑娘、白雪公主、三只小熊、彼得潘……


       “虎克船长说,当我的船员就可以免去一死!孩子们都不吭声。他怒吼道,把他们的妈妈带出来,让她看着自己的孩子们走悬板!”


       你紧张地拽住母亲的衣角。


       “温蒂被拖了出来,铁钩手问她有什么遗言,温蒂轻蔑地朝铁钩手瞥一眼,说:亲爱的孩子们,我希望你们高贵的死去!”


       你哇地一声哭了:“小飞侠在哪里?为什么虎克船长想要他们死……”


      “不哭不哭,小飞侠马上就来了。”母亲笑着放下书搂住你,我搂着她的影子。

      你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小飞侠从来没有来过,醉醺醺的虎克船长却总是回家。




       我不喜欢小飞侠,他是个永远长不大的小男孩,影子丢了都会哭上一会儿。他那么自由自在,要影子干什么?我喜欢小仙子铃铛,小飞侠告诉温蒂,千万不要说:“我不相信世界上没有小仙子。”因为每说一次,就会有一个小仙子死去。但铃铛死后,小飞侠带着大家一起默念:“我真的相信有小仙子,我相信!我真的相信有小仙子,我相信!我真的相信有小仙子,我相信……”接着,全世界睡梦中的人,都开始念这一句充满魔力的梦话,每一个做梦的人都相信了,铃铛就真的复活了!多棒呐!

        可是你的母亲不是铃铛,我眼看着她灰扑扑的影子随着她枯槁下去,一天夜里,她在一阵猛咳后,胸膛便再无起伏。



       我们沿着铁道,走了好长一段路,直到周遭景色变得陌生。没人陪你说话,你全神贯注地想着什么,眼泪静静的淌。还在记恨着过去吗?那些因为被虎克船长发现又穿着母亲的衣服而挨过的揍?那些落在你身上不堪的绰号?还在遗憾未能实现的未来吗?我们也离开过好些年,你想重新开始,也轰轰烈烈地爱过一个人,又灰溜溜地回来。具体过程不谈也罢,那个人不值一提。那个人不像我,我才不在乎你是男是女,我只在乎你。你曾哭着求那个人不要离开你,说什么没有了他自己什么都没有,什么都不是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不不不……没有了你,我才什么都没有,什么都不是。可惜我不能哭着求你。



       天快亮了,你停了下来,擦掉了脸上粘粘的泪渍,张望着,直到铁轨一头隐约出现光亮。你在铁轨上摊开自己,黎明的天光让我可以尽量贴住你,可惜我不能哭着求你起来。你是什么时候,起了这个可怕的念头的?我一直是明白你的感受的,但你不会和自己的影子说心里话。我也无法告诉你,你穿成这样有多美,你有多么值得活下去。




        铁轨开始轻颤起来,我想象这是自己在抱着你抽泣不已,火车越来越近了,你能不能笑着搂住我,告诉我不要哭了,小飞侠就要来了。


       看着驶来的列车,你的呼吸急促了起来,感到恐惧了吗?快起来吧!快起来吧!我相信你,真的相信!我相信你,真的相信!我相信你,真的相信!快起来吧!

       在火车晃眼的灯光照耀下,我以为自己会听到巨大的撞击声,但却只有车轮规律而疯狂的哐铛声。车厢像风一样从我身上穿过———我看见每一节车箱里每一个疲倦的旅人都在梦里呢喃,我相信你,真的相信……被穿行的车厢撕破时,我庆幸自己不会痛……




       那是我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看见你,真正的你,一个真正的女孩。劫后余身你小脸惨白,但很快你就缓了过来,开始奔跑起来,步伐轻盈,仿佛再也没有什么可以将你阻拦。


       只是你没有影子。


       可你那么自由自在,要影子干什么?






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
  7
评论
热度(7)
  1. 如此良辰美景又与何人述说有點兒意思fun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我和馨馨带来了第二个故事。

© 如此良辰美景又与何人述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