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此良辰美景又与何人述说

我是朦朦
主页全是缺光闪闪的男神
爱跑题写随笔
~欢迎找我玩~乐意聊别的~
~为自己长期精神污染向你萌致歉~ This is a lofter for Sugar Benny。
$:-D)))

 

《我的梦想》

这是我们的第三个故事!:D
(希望能看见自己在进步~)

有點兒意思fun:




       我被家访是因为乌小普。


       吃过晚饭,《大风车》片尾曲才开始放,廖老师就敲门了。我爸妈忙不迭迎她进来,招呼我捡碗擦桌子倒水,再把小板凳收了。等我回客厅,三个人都笑盈盈地望着我,廖老师拍拍沙发:“谢楠楠,你坐我旁边儿来。”她亲昵地搂住我,我大气儿都不敢出。


       屋子里有那么一刻,只有《大风车》的声音,大人们都笑得讪讪的。终于,我爸忍不住了: “咳咳……廖老师下班还这么辛苦做家访,是不是楠楠在学校调皮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廖老师朗声笑了:“哪有哪有,就是觉得楠楠偏内向,今天在班上发言时被笑话了,我想来看看她。”


 


        大人们早就发现,我坐在课堂上老是跟丢了魂儿似的,眼睛发直。说不聪明吧,成绩也凑合。说文静吧,虽然不合群,放学玩沙和泥的时间绝对比看书的时间多。他们说,这孩子内向。


       今天早上语文课,我回过神儿的时候,发现前排的同学们正在依次站起来发言,不知道廖老师什么时候在黑板上写了四个大字:我的梦想。像一根看不见的指头划过钢琴琴键,同学们挨个儿站起来发出声音,又坐下。那根手指眼看就要扫到我了,我都不敢眨眼。我前排的学习委员苏月琴“唰”地站了起来,马尾辫一蹦一跳:“我长大要当老师!”


       她迅速地坐下,背挺得笔直,胳膊叠放在课桌上。我感觉到全班的眼睛都转向了我,我不知道把自己的眼睛转向哪里。我的梦想我的梦想我的梦想我的梦想……我脑子里来来回回只有四个大字。


       “谢楠楠!”


       一个声音吓得我一灵激。我看向说话的人,是廖老师。她站在讲台上,嘴角似乎还有笑容没来得及褪去,但由于没等到回答,她的嘴已经不自觉地半张着,悄悄地在往下垮。


       “谢楠楠,告诉大家你的梦想是什么?”


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知道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你是蚊子啊?听不清楚,大声点儿说!”


   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回答问题要起立!”


       我站起来,腿磕碰着桌板格外别扭:“我不知道…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廖老师笑了:“呵,每个同学都有梦想,怎么就你没有?”


        班上响起了稀稀拉拉的笑声,我茫然地看着她,不知道她是真的在问我问题,还是在说一个笑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坐下!后头的同学继续发言。”


       我慌忙坐回去。


      我身后就是乌小普,他站了起来:“我长大要当我爸爸那样的船长!”


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……”全班哄堂大笑,最后排的男孩子笑得不能自已,把桌子拍得框框响。不该笑吗?他们都说乌小普没有爸爸。每次家长会,都是他妈妈来开的,她和乌小普一样,眯缝眼,晒的乌漆麻黑的,入秋后还穿着塑料凉鞋,露出黄色的脚指甲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我之前也相信乌小普没有爸爸,但我最近不确定了。上周春游我和他坐在车子同一排,路过城里新修的“黑珍珠”水上乐园,他指着乐园中央巨大的石头鲸鱼,小声地告诉我:“这是为了纪念我爸爸第一次驯服鲸鱼修的。”说话时,乌小普的眼睛亮晶晶的。他说,他爸爸的船就叫“黑珍珠”,从三峡出发一直开去好望角,再从好望角开回来,我们市动物园的斑马都是他运过来的。他的爸爸还给他运过一整仓马达加斯加的香蕉,但是在路上就被猴子吃完了!说完他抓耳挠腮学起了猴子抢香蕉的样子。吱吱吱!唧唧唧!嗷嗷嗷!


       还有今天早上,我在上学要经过的江边遇到他,他当时正叉着腰,面江站在岸边,嘴角上翘。我问他在看什么?他神神秘秘地让我靠近些,指向江面问我,知不知道江心那里是什么?我说,那是一个小沙洲。他嘿嘿嘿地笑了,露出得意的样子: “那个不是沙洲,是我爸爸的鲸鱼!”


        我不由得瞪大了眼睛。


       “鲸鱼!?”


       “嘘——小点儿声,它在睡觉呢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那它多久醒呀?”


       “这——我也不知道,它总是睡很久,你看,它皮肤上沾的土最近都长出青草来了。你看,它像水上乐园那只吗?”


       “像!都黑黑的,圆鼓鼓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等它醒了,我就骑着它出海和我爸爸会合!”


 


        “谢楠楠!你魂儿又丢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哎……我又走神了。而此时全班的眼睛又都看向了我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谢楠楠。想好没有?起立,告诉我们,你的梦想是什么?”


       我站起来,听见自己心跳如鼓:“我长大想当乌小普的船员。”


      “ 啊哈哈哈哈哈!”教室顿时炸开了锅,笑声几乎掀掉了房顶。除了廖老师,她的嘴唇抿成一条线:  “谢楠楠!你给我去后面黑板站着!”


        我听话地转过身往后走。我看向乌小普,他避开我的目光,也和大家一起笑着,不知道在笑什么,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现在廖老师坐在沙发上,时不时嘬口茶水,在《新闻联播》开始之前,三言两语就讲完了今天课上的事情。我妈嗔怪地瞥了我一眼:  “这孩子,怎么犯了牛脾气了,还顶嘴啊。廖老师,你多包涵呐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廖老师慈祥地摸着我的头:“小孩子嘛,都有犯倔的时候。楠楠其实是个乖孩子,大概是不好意思说出心里话吧。楠楠,你看,现在没外人,你别害羞,来,悄悄告诉老师,你的梦想是什么?”


       说完她就把我的头往她的耳边拢。


        我看着廖老师的耳朵眼儿,上面还有细细的绒毛,就像沙洲今天刚长出的草。


        我闭上眼睛,说:“我长大想当老师。”我听见大人们齐齐舒了口气。   


      《新闻联播》开始了,我们一起看着罗西尼表为我们报时。


        



  14
评论
热度(14)
  1. 如此良辰美景又与何人述说有點兒意思fun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这是我们的第三个故事!:D(希望能看见自己在进步~)
  2. Y.Xinnn有點兒意思fun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谢谢朦朦给我这张照片写了个这么好的故事。

© 如此良辰美景又与何人述说 | Powered by LOFTER